站内检索:

安庆日报:孔雀逝处觅诗魂
发布时间: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作者:余迅来源:安庆日报网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天柱山下古皖大地沃土孕育的千古爱情叙事诗至今读来仍凄婉动人,荡气回肠,不愧中国文学史的传世名篇。

  

  汉末建安年间,庐江小吏焦仲卿与聪明美丽、勤劳贤能的民间女子刘兰芝相亲相爱,结为夫妇。心理变态且凶狠乖张的焦母横竖容不下兰芝,逼她“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即便是“三日断五匹”,焦母仍找茬“故嫌迟”,责怪她“无礼节”、“自专由”。尽管焦仲卿向焦母“长跪告”,甚至明确表示“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取”,但这都不能改变兰芝被逼休弃的命运。兰芝被休弃后,先是县令、继之太守分别托媒为他们的儿子说亲,长着势利眼的兰芝家兄顺势逼她再嫁。面对封建礼教和封建家长的重重压力,弱女子刘兰芝走投无路,只得“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以死相抗。痴情的焦仲卿闻讯也自缢于焦家庄园庭中树。

  

  汉末庐江府府治皖城就在天柱山下的潜山县城。焦仲卿故里在今天的潜山县梅城镇河湾村焦家畈。焦家畈距城约十华里。刘兰芝故里在今天的怀宁县小市镇刘家山,位于焦家畈东南面,与“东南枝”寓意吻合。两家相隔不过六、七华里,中有一条湍急皖河隔岸相望。揣着古诗激起的热情,越沃野,访焦园,趟皖河,登刘家山,在乡野民间踏寻孕育千古名篇的沃土和爱情悲剧社会历史渊源。

  

  如今的焦家畈,沃野阡陌,菜花飘香,眼前绿树村边合,青山廓外斜,一片宁静怡人的田园风光。这里再找寻不到一户焦姓人家,但男女老少凡所遇、所问,都能说上一点与焦刘相关的话题,大都是刘兰芝的知书达礼,聪明伶俐,焦母的凶狠变态,焦仲卿的懦弱憨厚。早期的焦家庄园早已荡然无存,但当地老人都还清楚地描述着50多年前田畈中间生长着一株蓬蓬勃勃的千年古杨树,其时古杨树树心被掏空,树心的空间可容纳一张桌子和四条凳子供路人休息,儿童玩耍,足见树之大之老,相传这就是当年焦仲卿“自挂东南枝”为刘兰芝殉情的庭中树。上世纪60年代一场雷击摧毁了这株千古自然历史见证,铸成了世人永久的遗憾。

  

  而今的刘家山,山岗子上一户户人家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这里的人为兰芝大裁小剪样样能、琴棋书画件件会而骄傲。而今和兰芝般大小的姑娘们或开店经商,或出外打工,或搞种植养殖,把个刘家山经营得风风光光,一个个展现了皖西南农村女青年的现代风采。在老一辈妇女们那里把受折磨的媳妇叫苦芝子,把心灵手巧的小姑娘叫比喻巧芝子。每年八月中秋夜月下穿针比赛的习俗就是诗中“初七及下九,嬉戏莫相忘”的遗风。当然更多的是对兰芝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品德和爱情的传诵。山岗子东边山脚下,有一口荷花盛开的池塘,清波荡漾,暗香浮动,据传这就是当年刘兰芝守节殉情处。清代《江南通志》和民国时期的《潜山县志》都把刘兰芝列上《节烈篇》首,应是当之无愧的。

  

  刘家山山岗子中部的乌龟墩,芳草萋萋,落英缤纷。这是当年“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旁”的孔雀坟。孔雀坟也是几度沧桑,当年的松柏梧桐,枝叶相交的描述不复存在。当地政府重新起冢立碑,刻上“汉焦仲卿刘兰芝之墓”,周围植上森森柏树,砌了一道“孔雀东南飞”长诗墙,供游人凭吊一泄情愫。

  

  在刘家山和小市镇之间,崛起一座汉代风格的孔雀东南飞影视城 ,庐江府郡的峥嵘突兀,庄严肃穆,焦家庄园典雅古朴,庭院深深。影视城对中国最长叙事诗的演绎,使这千古名诗增色添香,沉雄悲壮,徜徉其间可以尽情体味汉风流韵。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孔雀东南飞》让焦刘爱情婚姻悲剧有力地控诉了封建礼教、封建家长制的罪恶,热烈歌颂了焦刘二人忠于爱情,宁死抗争精神。1800多年过去了,刘兰芝作为一个反抗封建礼教压迫的形象,仍然活在世人心中,焦刘二人为忠于朴素无华爱情而顽强抗争的精神在当今这充满世俗功利的时代更显得光彩照人。

  

  斗转星移,人世沧桑。今天的青年对焦刘爱情悲剧难以理喻。有学者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包办婚姻和媒妁之言在古代农业社会具有不可替代的制度正当性。承认一个制度的语境化合理性,并不应由此承认其永恒的合理性……制度是否需要变革以及如何变革恰恰是在人们违反制度的行为中展现出来甚或实现的。社会必须支付这个代价之后,才能使人们逐步有所体悟。社会积淀太沉重,人的现代化,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岂可一朝一夕实现!人类生存智慧的探索,需要趟泥泞,扫障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古皖沃土,乐府悠悠,诗魂传世,不朽千秋。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