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那年,那雪夜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来源:天柱山网

  一场冬雪翩然而至。天柱山上,漫天飞舞的雪花,呼啸的山风,漫卷而来的不只是寒意,更多的是欢愉与欣喜。

  县城漫天绽放的烟花烘托出年前的温暖与醉意。同样温暖和醉人的,是这场冬雪。因了这雪,天柱山显得更加妖娆与空灵。

  天柱山位于潜山县城西北部,与县城相距27公里,温差明显。按照惯常,山下冬雨绵绵,山上已是雪花飞舞了。只是近年天柱山冬季大雪渐少,因此,便多了几分“冬雪贵如油”的感慨。

  对雪季的期待,源于儿时的印记。那时的冬天,白雪皑皑,大地冰封,小伙伴们总是在雪地里快乐的奔跑,度过一个个难忘而又丰润的冬季。

  往事如风,转眼多年过去,浩瀚的雪景已难得一见。时至今日,依然奢想一场大雪的降临。去守望铺天盖地之中的那份莹洁与宁静,成了我心底久久的念想。

  而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雪,正好圆了我久久的等待。

  大雪初至,欣然上山,以免大雪封山道路冰封,断了看雪拍雪的夙愿。第二天县摄影协会10多位老师相继赶来。他们中有的年近古稀,有的青春当年,干冷的雪季,完全可以猫在家中享受家的温馨温暖,然而,仍然肩披雪花,不约而至。

  没有暖气的陪伴,这雪,依然醉红了他们的脸庞,也因了对雪的期待,干冷的山风中,他们的内心依然如暖气般温暖与热情。

  夜幕下,雪花漫漶。大家围坐在酒店客房里等待一位朋友。此时,一位出差南京的影友,此时正匆匆赶往天柱山的路上。由于道路冰冻,车子在一个上坡的弯道嘎然而止。他弃车徒步,背着沉重的摄影包,沿进山公路踏雪而行,赶到牧羊河索道已近薄暮。

  只有心怀热爱,雪夜登山的步履,才会如此坚定与从容。

  室外呼啸的北风间杂着动物的吼叫让这个冬夜变得更加寂寥与漫长。告别家的温暖,选择雪夜登山,踏歌而行,多少年以来,他们都行走在天柱山的路上,辛苦着,寂寞着,也快乐着。

  凌晨3点,天柱山环卫大队的几位环卫工扛着铁锨,帮我们背着摄影包和干粮,打着手电铲出一条登山通道,亦步亦趋,年轻人搀扶着年长者一步步登上百步云梯,已全然忘记朔风野大与沁骨的寒意。

  吱呀作响的脚步和插科打诨的笑语让天柱山的雪夜不再寂寞与清冷。登上总关寨,放眼远望,山脚下依然闪烁着万家灯火,漫天的月辉与星光,走了心,也醉了眼。

  北风呼啸,积雪抖落,并未形成冰凌、雾凇、云海等雪景,但大家并无失落,他们的心中,依然燃烧着如火的热情。于摄影人而言,疲惫中失望而归很常见。然而,只要十次能碰上一次冰天雪地玉树琼花、云浪翻滚、彩霞映空的雪景便足以让他们欣喜若狂。

  早些年遇上大雪,他们总是凌晨从县城出发,从佛光寺步行上至天柱峰,天刚亮。有时头天黄昏便赶到山上,在阴冷潮湿的的山洞三两人挤在一张床上静守慢候。

  如今,山上基础设施完善了,仙人洞成了天柱山摄影人的记忆,然而,各级报刊上的天柱山美文美图的背后,却是风吹日晒、傲雪凌霜的辛苦,与苦味回甘的笑容。

  失望与收获,如潮汐,此消彼长。若月儿,盈亏辗转。

  岁月会磨灭许多东西,但不能停歇他们行摄的脚步。

  有雪辉映,内心无瑕。有雪相伴,温暖如春。

  这个雪夜,让我深感天柱山雪季的醉美与丰盈。(文/陈兴旺 图/操赛能)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