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此地陈桥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来源:天柱山网

摄影:霍建明

  亿万年红石谷、五千年古遗址、千年宰相隐居地、八百年陈氏古民居、七十年抗战记忆,底蕴深厚的陈桥,充满了传奇与神秘。        ——题记

  陈桥,是潜山县黄铺镇一个行政村。出潜山县城西行15公里,有一个叫长冲岗的地方,岗下有一个坡,通往陈桥。下坡,像谈恋爱般欢快。沿路飘来荡去着陈桥的气息。举目四望,蓝天下满是绿意,那依山枕水的农家宅院,铺天盖地在群山合围的圩畈里,亮闪闪一片。第一眼看见她,让人立马有了在这里安身立命的归宿感。

  沿着乡村公路走下去,挺养眼的。房屋沿着两条公路纵横延伸,横平竖直,路灯成行。十字街有几家便民店和日用百货超市,店家满面春风地迎来送往。挂满果子的树从临街的院墙上探头探脑,让人禁不住停下脚步打量上几眼。街道拐角处,太阳塘和月牙塘的两池净水,倒映一排柳树,仿佛陈桥的清澈的双眸,微漾着陈桥的清影。

  两条小河,在陈桥的怀抱里缠绵着,清粼粼的,不离不弃。它们不似玉带和丝绦那样招人眼目,仿佛小衣襟短打扮的长者腰间的束带,低调内敛中涵蓄起一身精神气。也不似大河滔滔,蜿蜒绵长,天生一副宁静淡泊的长相。河边有树,水草情深意笃地缠绕着河水,河上的三两座小桥如同发卡绾住了河水的秀发,又像是小河高耸的眉,负着一身的傲气。

  陈桥是陈氏一支祖居地,原来有南桥、北桥、陈桥、花桥四座桥,以姓氏为经,四桥为纬,陈桥经纬交织,跟随着时间亦步亦趋,不疾不徐,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走在陈桥,随时都会听人提起风形、虎形、月形、马腰等地名,聚气藏风四个字忽然一下子蹦出脑海,禁不住想去一探究竟。陈桥人崇文尚学,耕读传家,置身沧桑的古民居里,思古的幽情顿时填满身心。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一种气场裹挟和包围,说不清究竟,却无法置身度外。

  陈桥的记忆里,既有着宰相府的荣光,又有着吴楚古驿道的繁华。据载,陈桥是唐懿宗时期宰相毕諴隐居之地。如今,宰相府第门庭败落,宰相墓、梅花园、圣旨碑只剩余迹,吴楚古驿道车马喧嚣景象不再。穿梭在遗迹之间,凭着想象在历史时空遨游一番。

  陈桥曾是潜山抗战主战场之一。硝烟散尽,历史余音依然袅袅,为人增添了几分沧桑和凝重。曾经的战场灌木丛生,但英雄故事并未淡远,像一颗朱砂痣刻在了陈桥的眉宇间,耀眼夺目,想起来令人荡气回肠,心存感念。

  牌楼河居于陈桥一隅,牌楼街临河而立,河水直她就笔挺着身子,河水弯她也温顺地变换一下姿势,有一种弯曲有致八面玲珑的圆融,与岁月沉淀后屈伸有度的笃定。公路穿街而过,长长的街道,满街面的铺子,行人三三两两,问候的乡音袅袅绕绕,来人已走远,你却仍站在原地久久的愣神。

  去街上老二饭店吃陈桥饭菜,蓦然发现,当我们狂热于各地的美食之中时,陈桥的口味让人想起当年,没有华丽包装,有一种古老的美,传统的厨艺,满舌尖的乡愁。

  街上信步,时间和脚步忽然慢了起来,复杂变得简单,繁冗也开始纯粹起来。我们时刻期待回归,回归田园,回归自然,回归故土,回归本真,来到陈桥,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从前,有一种似曾相识和一见如故。

  置身陈桥,仿佛在看一部黑白电影,身上缠绕着一股无声的磁力,让人挣脱不开,似乎一下子找到了精神的原点。

  回望陈桥,原来的四桥今已不在,而承载着陈桥前生今世的桥,及桥下流向历史的水,依然润泽着陈桥的风物。(陈兴旺)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