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天柱不争真将军
发布时间: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作者:张春耘来源:天柱山网

    去天柱山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是92年的五一,那时我还是大一的学生,是我们班第一次的集体活动,大家很兴奋,因为这是我们很多同学人生中的又一次走向更远之地。

    合肥至潜山县约一百九十公里,当时车行了大约有5个小时。虽然出发我们像悄无声息的逃兵,因此行仅得到系里的默许而不是批准,但路上真的就变成了斗志昂扬的志愿军,一切都新鲜欣然引燃着青春的快乐,如同应山的召唤而奔赴远处的将军麾帐,这也是我最早将天柱山与将军相联系,但随着不断深入其中与了解,我觉得天柱山本身就如将军。

    无情未必真豪杰,在未见天柱山坚毅硬朗前我先感觉到了其身边的文气和柔情。途径桐城,我想起了清著名散文家姚鼐以及他的《登泰山记》,心中暗语:姚老前辈你昔日以时间为序游踪为线,记叙描绘了游泰山的历程景色,留下了雅洁散文的典范,以至于成为我们后人的课文,今天我到你家乡附近登天柱山真的是既激动也遗憾,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应该为天柱山也写一篇的,那样我就早可文游了;进入潜山,想起了乐府三绝与文学史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刘兰芝和焦仲卿的故事就发生在潜山梅城镇焦家畈皖水两岸,其二情同依依与誓天不相负的夫妻情义真的是感人至深,甚至于涕零泪落。后来,我才知道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张恨水原也是潜山人,而且就在山下的余井,这真让我感慨万千。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人生中总有一些阶段恨水怨花;但总有那么一天,恨会在流水中销匿了痕迹,怨会在落花里吹散了情绪,只剩下心如止水的淡然和似有似无的无奈,一切变得释然。我觉得相比较而言,天柱山似乎比我们人境界更高:天柱山曾被敕封为南岳甚至还被称为空前绝后的万岁山,可又移冠给湘衡山;后名列五镇之中镇,可又远不及五岳之影响;曾为皖山,安徽省简称“皖”即源于此,可又因黄山的兴起而没有成为安徽第一山,但这一切它都无怨无尤,没有一丝影响它作为中天一柱的巍然屹立,天柱山又称司命峰,在道教名山为第十四洞天五十七福地,属司命真君,我觉得这真的是名如其实,其对命运的态度真的是很超脱,其似乎总是在不断的失落之中,以至于被误以为寂寞,我觉得寂寞只是凡俗中人自己的寂寞,而绝不是天柱山的寂寞,如此说法也只能说世人并没有真的认识与理解天柱山。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仅仅这一点,天柱山所具的淡名与胸怀,纵观不论是五岳还是五镇,又有那个山能与之相比呢?这真的让我由衷产生深深的尊重,觉得其真的是一个亘古男儿。

    爬天柱山,特别有过关斩将的感觉,其格局如城易守难攻。当时我们自南大门佛光寺开始,经霹雳石,猪头石,天蛙峰,六月雪,到达南关寨,振衣岗,再穿越通天谷,神秘谷,到达天池峰,渡仙桥,遥看天柱峰,然后沿着青龙背,潜龙窟,西关寨,莲花峰,下行至炼丹湖,左慈炼丹房,炼丹台,然后又右折到画眉岭,继续北上,经回音台,鼓槌石,叠翠亭、大天门,鹊桥、奇谷天梯、游目驰怀亭,到达鹦哥石,回到东大门,然后沿公路走了好长一段才到达会合地南大门,走了一个大大的不规则的“阝”形状。据史料记载:南宋末年潜山义士刘源在此扎寨抗元,各制高要地按所在方位分为东、西、南、北、总五个关口,坚守长达十八年。由此不仅让我觉得天柱山比青城山还要像一座城,而且也更我觉得这里领军的也不是纸上谈兵的将军,而是一个亲身经历战争血火洗礼过的真将军在此保家卫国,否则怎么会有五指峰指点江山,南山八卦阵练兵,五指峰铜锣尖和鼓槌石助威,有五妹松旁观,猪头石可大快朵颐,古牧羊河道金额牛马城犒赏三军;英雄过得美人关,不为美色所诱惑,让其成为美人石,葬于狐狸坟;有古炮台、振衣岗等诸多遗留呢?

    天柱山“峰无不奇,石无不怪,洞无不杳,泉无不吼”,“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天柱归来不看峰”,我觉得这真的不止是文字的赞誉,更就是真实的写照,其峰石造就了天柱山的骨骼,也造就了天柱山的威严;其洞泉贯穿了天柱山的血脉,也成就了天柱山的气质。天柱山的威严,首先在于天柱峰,作为第一高峰其别名朝阳峰,又称皖伯尖、笋子尖、蜡烛尖,深藏万壑之中,高出群山,凌空耸立,孤峰突起,一柱擎天,浑身石骨,嶙峋险绝。虽然从不同的方向望去,其以不同的形象跃入人们的眼帘,既似是一巨笔倒插峰巅;或像是一砖刀立在峰上;既如一告子放在顶端;又似是耕田的犁头倒插其上;又如一把利剑,直刺云天,让人想起“倚天一出谁与争锋”的话语。但站立其边仰视,我觉得其真的不可以物形容之,其更似是一个响当当的硬汉子,觉得其“中天一柱”与“顶天立地”的石刻真的是名符其实,但又觉得是不言自明。尤其让我感慨的是:据记载至目前为止作为游客登上极顶的只有两人。我想这是天柱峰,一直在保持着自己的威严,坚持着自己的独立,不像很多名山,包括泰山黄山、华山嵩山等,在游客面前皆是顶峰可被人踏于脚下,由此我觉得天柱山不仅有对外的分寸,也更有自我的原则。“天下有奇山,争似此山好”,我觉得这才是真的好!第二高峰天池峰一裂为三,“人到桥头皆是仙”,小心翼翼跨过渡仙桥,即达仅几平方的天池平台,外沿即是令人望而惊心的试心崖,我想没有处惊不变的心态不会是一个好将军。天池很小,我觉得更如天眼,而且是一双对天柱峰望眼欲穿、也透穿天地日月的慧眼,由此我也想起了天界第一战神的二郎神杨戬。飞来峰是第三高峰,整座山峰为一整巨石构成,顶有一石浑圆如盖似从天外飞来,像一顶华冠端端正正地戴在峰顶,我觉得其如将军脱下战袍闲暇端坐的另一个身影。据说其身上因痕迹还怀藏着一张安徽省的地图,可见其一切都成竹在胸。天柱山的威严还在于它的险峻。在天柱山,没有坚强的体质与不畏艰险的勇气是难以与之深入交流与沟通的,其百步云梯、青龙背等均非比寻常,而奇谷天梯我尤其印象深刻。因为在这里同宿舍的文弱书生老九居然不敢下了,但大家真的又不愿因此走回头路,何况同行女同学也手脚并用的都下来了,于是只能强行鼓励,想想真的后怕,因为我自己也是心跳急促,血流加快,手脚发抖,身上还多了很多的不知是热还是冷的汗。如果说天柱山其峰形成了山的身躯,那么其石则更如天柱山突显的铁骨铮铮。霹雳石是我进山的第一震撼,其浑圆苍黛。中开一缝,宽不足尺,断面齐整,似刀削斧劈,北壁有“混元霹雳”四个大字,俗称雷打石;此石东北隔路横立一石,偌大断面上的石纹,酷似闪电光束,直指霹雳石缝。回来我还专门写了一首“霹雳石——永远是不屈的宣言!”的诗。天柱山的威严,我想不仅只是人的感觉,而且也是所有生灵动物的感同身受,否则其不会有天蛙峰、鹦哥石、画眉岭、鹊桥、龟兔赛跑、神猫逼鼠、象鼻石、潜龙窟、青龙背、双狮戏球、天狮峰、飞虎峰、虎头崖等等那么多惟妙惟肖的鸟兽簇拥膜拜的化石。蚰蜒石的碰到是个偶然,那时候游客还少,更没有拿着小旗喋喋不休的导游可以蹭听,是一个肩扛大铁锤的修路山民的指点,真的是太像,但我觉得其不是所谓望而不得的感觉,而是坚持不懈,只要好好学习就可天天向上!

    天柱山不仅是威严的,也是智慧的。其智慧不仅是胸中藏丘壑,有如人内心世界复杂莫测的被游人称为“天柱一绝”的神秘谷可以体验洞中套洞机关重重,而且其还佛道兼具。三祖寺就在入山谷口旁,至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历史,三祖僧璨师承禅宗二祖慧可衣钵后便驻锡于此,其最有特色的建筑是觉寂塔,其塔顶相轮以一木柱串起,八条铁链由塔顶系向八方,上系串串挂铃,微风吹过佛音梵声悦耳动听。记得我走进殿堂,懵懂中没有想清楚心愿就抽了一个签,具体签诗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就是所求暂时难以实现之意。虽然当时不以为然,但后来想想其潜意识中应该说还是很有影响的。大学四年我除了成绩求上,不论是爱情还是所谓仕途,我都没有强烈的追求,并逐渐而成为了一个性格优柔并对文字过敏的书生气颇浓的人。后来知道这附近即石牛古洞,我想这也许冥冥注定停下来的原因,我生肖属牛,三祖寺也是我所去过诸多禅宗祖庭的第一个。据记载四祖道信礼拜三祖时求教导如何解脱,三祖便问谁束缚你,答无人束缚,三祖反问那还求解脱什么?于是四祖大悟。细想想:僧璨在前六世禅宗祖师中虽然相对影响较小,但留下的是《信心铭》,文字不多可字字珠玑。其实人之所以有烦恼,多是自缚,多是无信心所致,可惜我当时对三祖并不了解,否则我想我也一定会具有更多自立自强自信的品性品格。除了三祖寺,在南大门附近还有一佛光寺,原名马祖庵,禅六祖慧能徒孙马祖道一曾云游至在此参禅多年。遗憾的是当时对马祖也还不了解,更不知道因“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又怎能成佛”而豁然明心见性的一代宗师原来就是在这里奠定了感悟的基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天柱山的道教不仅有虚无缥缈的逍遥宫,神秘谷道教真人“司命真君”的洞府和迎真峰上的迎真洞等,而且更有实实在在的现实结晶。炼丹湖原称“良药坪”,汉未明道左慈曾在此采药炼丹,如今当年炼丹住过的炼丹房与炼丹起炉的炼丹台还在。在炼丹池,我第一次见到了小娃娃鱼,觉得其叫声真的如泣如诉,犹如军士的哀鸣。因此我觉得天柱山作为一个将军,应该不止是熟读兵书的将军,而且也是既融合了儒家仁义礼,体现了法家的权术势,也崇佛尊道具有宅厚人心的仁者。

    天柱山也不仅是智慧的,而且也是多情的,其情在水在山也在人。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炼丹湖自不必说了,其水质清澈、碧绿如玉,四周群山苍崖青松倒影其中,如锦如织,泛舟其上如入瑶池。天柱山虽然顶天立地,但并不是全部铁石嶙峋,也还有化干戈为玉帛般所形成的南方罕见的六月雪和天柱晴雪。风化了的花岗岩碎屑留下石英,白而发亮,看上去就象一堆堆的白雪。六月雪是我们出发不久同学合影留念的地方,因此印象特深。同学一起登山,既是快乐的,也是烦恼的。记得当时分组把十来个女同学随机做了分派,不知道是没有感觉,还是都太矜持,或者所分非所想,有的组对女生照顾不周,甚至自管自,以至于有的女生感觉委屈,哭鼻子而不愿回归原组,我们组就捡了两个。不过四年我们班一直都没有一对,这也是我们班的遗憾,其中的原因不可而知,也许是大男子主义的东西太多了。不过我想此次之行也一定埋下过种子,只是没有结果。现在回看,虽然那时同学恰少年意气风发,但真的都还是缺少了一些感情的冲动,不过从另一方面也让同学之谊没有受儿女之情的干扰。

    天柱不争真将军,名利一切皆浮云。不为俗间低腰身,胸藏丘壑只求真!

    佛心道义心中存,自在自我树乾坤!中天一柱傲昆仑,顶天立地男人魂;

    从天柱山回来,我感概的不仅是天柱山的风景,更敬重于天柱山的性格与内心。我觉得,如果泰山是山中的圣人,那么天柱山真的就是山中的将军。虽然元帅比将军大,但是我更喜欢用将军,因为元帅固然从军衔上比将军大,但是多是多是惟君命是从,没有自我的独立性,而将军不同,真正的将军是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而天柱山正是保持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存在,其从不在意所谓的封号,而是宠辱不惊顺其自然,只是保持自己的中天一柱的存在,尤其是其主峰迄今也不向一般人的低首让步,这是难得的,也是少有的。固然人人都希望能列王封侯,不愿“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可是又有谁能否认李广不是历史上最杰出最受人崇拜的飞将军呢?天柱山之所以被退出五岳,我认为绝不是因为其山的问题,在山峰、奇岩、怪石、幽洞、险关、古寨的特点上其真是超越了很多山的,而且也很适合游览,我想关键是过去交通不够发达,以至于因来者较少影响力不足而被其他所取代。时至今日,天柱山,也已经成为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景区,交通等比以前也都能加方便完善,我想:天柱山其五岳五镇的气质一定得到了更多的彰显,也会更多的人所体会!由天柱山,我也不禁想起了昔日的大学同窗,自95年毕业也已快20年呢?同学你们都还好吗?你们都还保留着当时的照片,都在在记忆深处保留着那次旅行吗?同学,我们何时再去天柱山呢?我们天各一方遍布于全国各地,你们也都像天柱山的一样成为各行各业的将军了吧!是不是也一直像天柱山一样过着平稳自我的岁月生活?(作者:张春耘)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