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初次探险大东关(一)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来源:天柱山网

    大东关,是天柱山的东关游线,是最原始的部落。很早就听过有关东关的传说,不仅景色秀丽,而且险境丛生,一颗心被诱惑的蠢蠢欲动,总想逮着机会就去历险一番。亲爱的朋友们,请把日历翻回2016年12月15日,时钟定格于上午8点30分,我们临时组建的探险队出发了!

           

    四人组合的探险队:王老师来此省摄影协会、向导陈老师是妙笔生花的文人、最年轻的戴老师在电视台专门负责制片、我平生第一次出任摄影家的“模特”,这个有趣的组合,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从潜山县城集合出发,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东关外围一个院口下车,徒步进山探险。因为探险,我们放弃了乘坐大龙窝上下索道的方便,坚持走古道野径,野趣也在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你看,茂密的丛林里,冬季松树上的黄色松针尽落,覆盖在山坡、树根、路径上,以及零星的洒落在低矮些的植被和堆积在平整的石面上,行山的路径就出没其中,若有若无,若隐若现,颇费猜疑、迷离,自称向导的陈老师,把我们带向了另一个纵口,越深入越觉得不对劲,然后疾呼:“同志们,我们可能走错了路线,找不到标志物了”!迷了路啊?“陈老师,我可是把这一天完整的交给你了哦,日落之前我们得回到出发点”我有些担忧我们走不出这座山    了。赶赶紧,在朋友圈发个图片,莫要等失踪后无迹可寻。

           

    偌大的山林,寂静极了。灿烂的阳光透过树林枝桠间缝隙洒落,像粒粒金子,像一面面闪亮的镜子,又像沙滩上落潮后的贝壳。接一捧在手中暖洋洋的,忽地,阳光大方的照在我们的脸庞上,俏皮的在我们的身上跳跃。惊惧!停顿!那是什么?怪兽耶!张着血盆大口······太恐怖了!向导陈老师居然若无其事的走近它,向我们介绍它的学名“鹦哥石”。呵呵,原来是鹦鹉哥哥啊。那个在天空中飞翔的灵巧的精灵,总么会变成巨石伫立在这丛林深处呢?可我总么看,都像一只犀牛,那常年历经雨水洗礼的沧桑的背脊,古幽幽的,似乎看到它的肌肤纹理,它的肥硕,它的力量,还有它的双眼处的褶皱,不幸的是它的鼻子,那最厉害的兵器被谁折断了。也许,犀牛才因此而狂躁、愤怒、抓狂。友谊提醒一下下,旅友们,要安抚它,爱护好它哦,莫要再次试图欺负它,它有可能在某一刻获得生命,你岂能逃之夭夭?

               

    虽然已经进入冬季,一些植物迎合着节令枯萎、消亡,但另一些植被却旺盛的生长着,翠绿翠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魅美的舒展身姿,像个舞蹈家。我们想抓拍它们的每一个细微的镜头,偶尔,那些裸露在地表上的错综盘节的树根,也闯入了我们的镜头,以它们的苍劲,甲骨文的记叙方式诉说着远古的故事。但凡有不懂的,就要“追根索源”,诺,这就是我们的古典密码,打开它,就是打开了一切。生物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告知了我们所有的秘密,只是看我们如何去破译,或者要体验一下我们之间的默契与灵犀,若或,我们是不是它想遇见的那个人。

           

    山路愈来愈陡峭难行,我们由直立行走自觉退化为四肢行走,陈老师在一旁唏嘘:“爬山,爬爬山······名副其实的爬山” 。哈,这台阶有我们不可磨灭的记忆,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特别是在奇谷天梯的那一段行程,真想放弃了。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咋拎也拎不起来,汗珠子还一个劲的直冒着,气喘吁吁地,恨不得散了所有的武装,特别是摄影师背负着摄影器材的行囊,重量足达30斤。这职业精神,不得不去钦佩,而且这些器材价值几万元呢!所幸,现在是安居乐业的时代,我们不会遇上劫匪。我想,如果有的话,又恰恰遇上了,这劫匪第一个要劫的就是摄影师吧!(文/夏荷)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