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怀乌亭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1日 星期五作者:郑炎贵
  天柱产茶,早在唐宋时即已闻名朝野,史志所载山中有“蒔茶园”,即今茶庄地也。寄情笃志于山的天柱老人乌以风陵墓便坐落其西北隅。
  戊戍秋冬之交,欣闻天柱山管委会与天柱山镇政府出资对先生墓园重加修葺,随即登山拜谒。

  车从野人寨入山,行程为上山最佳路径,左有九井河瀑布群,相续相接,洞天湖山相映;右有九曲河绕岭抱山,古时的万岁乡与天柱寺名载史册,素有皇舆佛窟之誉。前人有云:峰回路转,宛入桃源之境;山明水秀,常留太古之风。此茶庄一线之大观也!乌老生前亲自勘定墓址于斯,足见其襟怀山灵之志终生不易也!
  先生殁于1989年初,时有徐公继达等呼吁奔走,天管会与野中等诸多单位襄助,辟墓园与先生安息。经引导,予等穿过茶庄一排村民楼房,止步于一向阳山坡,但见坡道斜就,倚岗渐次升高,进入墓园,即见新修一方平托开敞之地,广约亩余,铺有花岗岩火烧板与生态漏砖,足容二、三百人登临集会无虞。

  东侧新建一亭翼然,木质构件,甍瓦翘角,形态比例协调,仿佛透着几许村姑秀气;亭成五面,重檐双飞,美人靠相环,俨然一座原木艺术品也。
  乌老之墓位于最上方,即山岗岗脊处,有蹬道58级,悬垂如梯,举步而上,虔诚而至墓前,“乌以风先生陵墓”之碑豁然在目,仰止之情,油然而生,我与同行徐君等逐一拜揖礼敬之。肃然环视,墓壙四周,青石砌就,弧形拱围;高阜之上,松柏环抱,四季常青,与先生之精神相契而不衰;背靠降丹、丹书、天蛙三峰,陂陁相连,风云开合,举目之间,令人犹见先生旷达之襟怀。整座陵园依山面南,既掩蔽有松枥,又就近于村庄;既远离滚滚红尘,又歇息于施茶济民之道旁,这与先生怀山抱水、亲民济困,撷林卉、捡涧实、酌野泉、探岳源之趣相谐!最终安息于斯,朝有长林振之以清风,晚有明月照之以清辉,冥然合道,得享天然;更可欣慰者,先生平生所愿之天柱大业,正步步向前推进,改革春风化雨,琼阳川下,换乘中心与世界地质公园博物馆相融一体;炼丹台侧,居民安置楼房与俄罗斯村比邻相亲,茶庄已成为潜阳乃至安庆旅游跨越发展之缩影也!乌公地下有知,当颔首笑吟也!特诗以誌之:

  环峰回壑处,春夏高飞瀑。松劲在冬秋,人眠对竹菊。苍茫天柱海,浩荡啸歌续。奋翼式先贤,前程舒远目。
瞻仰膜拜之余,忽然有悟,何不将新修之亭命名为“怀乌亭”,以与常州“怀苏亭”(怀念苏东坡)、洛阳“怀白亭”(怀念白居易)相谐义也。
  草就亭联一副,以旌先生行状:
  树德以风,开山兴教南天圆梦;
  潜心于岳,撰志修文西路存真。
  乌老生于齐鲁之地,从小受儒风浸润,负笈于北大名校名师,惨遭家变后,自号“忘筌”,潜心天柱,激昂奋志于古岳文化,披荆斩棘,诛茅修路,探幽发微,鸠工抡材,率先开山,景仰忠烈,办学兴教,倾毕生心血,撰成《天柱山志》,填补了一大历史空白,圆梦于“南天一柱”之下;如今虽驾鹤西去,但他留下的宝贵文字真言将永垂不朽!诚如《论语·颜渊第十二》所云:“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先生叔父乌士适曾在家乡聊城监修“光岳楼”,旨在光大东岳泰山之盛;先生自己则荜路蓝缕,以天柱为第二故乡,终成其光大古南岳之志,家风相传,山高水长,堪为东南二岳人文相亲之典范也!
  明年2月26日为乌老30周年忌日。值此亭成名就,园拓地展,使陵园之胜益增,昔日先生观风景,创大业,如今先生作古归山处亦成一道亮丽风景线矣!
  谨以为记。

                              戊戍年冬月于潜山市区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保护政策|法律声明|投诉方式|友情链接|站点导航|2008版回顾|2005版回顾